热点推荐词:
 
大发客户端 > 大发客户端充值 >

[阅读生活]洁玛‧哈特莉/持续不断的情绪劳动

发布时间:2020-06-27 21:25 来源: 未知 浏览次数:

洁玛‧哈特莉

图/豆宝

图/豆宝

我们对于情绪劳动所做的选择,不是在踏出家门的那一刻就停止了。情绪劳动也伴随我们踏入外在的世界,进入职场,然后又回到家里。霍奇查尔德所描述的情绪劳动,是局限在工作时段之内,但我们现在讨论的情绪劳动已经超越了明确的界限。我和闺蜜一起出去吃晚餐时,我常低头看手机,等待先生传短信来问孩子晚餐该吃什么,或某个绒毛玩具放在哪里,或如何温热砂锅。即使我没收到短信(很少数的情况),我依然随时准备好扮演家管的角色,即使我不在家。我的电话号码总是列在家人通讯录的第一位,我总是随叫随到。我从来无法完全处于工作模式或度假模式,因为我无时无刻都无法摆脱情绪劳动。

有时我很难判断这究竟是性格使然,还是情绪劳动造成的。我究竟是天生追求井然有序,还是出于必要才变得有条有理,抑或是两者兼有?我是喜欢管理家庭的控制狂,还是知道掌控一切很重要的人?

很多情绪劳动的存在,是因为我们想做,例如我喜欢规画假期,就那么简单。我喜欢规画假期的每个细节、每个决定、每项研究,甚至连相关的预算和储蓄都很喜欢。我喜欢在脑中思考那些事情,例如查机票价格、研究海滩、预订房间。我从来不觉得那些事情枯燥或麻烦。但如果我不喜欢规画假期,觉得那很消耗我的心神和情绪,我还是得当大家的假期规画者。那就像我做的许多事情一样,变成别人对我的指望,无可避免。

我想关心别人,想要有个运作顺利的家,希望大家在我的身边感到自在。我知道情绪劳务是有价值的,我认识的多数女性也这样想。然而当我们忙到精疲力竭、心怀怨恨时,我们依然努力关心他人、掌控局面、维持周遭人的舒适感,因为不管我们是否愿意,大家都期待我们扮演这个角色。我们知道,当情绪劳动多到难以独自承担时,我们没有机会打破或改变那种失衡状态。我们可能因此崩溃而告诉伴侣,我们需要他们承担更多的劳动。

但不知怎地,任何改变总是会回归原点,也就是说,这种劳心费神的劳动不管怎么分派出去,最后仍完全归属于我们的领域。我们依然随时待命,依旧得自己主动提出要求,分派任务,而且还要以避免纷争的方式来要求及分派任务。这是持续不断的劳动,也是使情绪劳动如此累人的第二原因。

此外,社会也要求我们想尽办法运用这个技能,以维持周遭人的幸福和舒适,无论是在什么情境中。

乔安.利普曼在著作《聆听女性:职场中的性别沟通》中谈到职场平等的话题,她指出社会上有个概念要求:女性应配合男性标准来调整──仿佛女性不常这样做似的。女性为了配合男性标准而刻意投入的心血已多得荒谬,但她们做那么多,依然觉得吃力不讨好。利普曼写道:「女性已经改变很多了。所有的女性……都试图融入一个以男性的形象来塑造的职场。我们说话、穿衣、写电邮、展现自我的方式──我们意识到自己在文化中给人的印象,其实跟我们的本质截然不同。」当然,我们在职场上从事情绪劳动的方式,和在家里的方式不一样,但两者都源自于同样的文化假设:女性该如何在男性的世界里穿梭。我们应该让每个人感到舒适,应该让每个人开心,应该随时准备好迎合他人。

我们坚持的规范,并非我们用心思考过的规范。多数人不会花时间去思考父权制如何支配我们的行为、反应、生活。这些事情是如此的根深柢固,以至于我们几乎没注意到它们,也包括我们的伴侣。

我们不常想到自己手上有多少任务,我们甚至还会为了「为何所有的事都落在我身上」、世界运作的方式、我们的伴侣、我们的行为等等找借口。

我们把情绪劳动及它的持久存在视为生活中永恒不变的一部分。霍奇查尔德的《情绪管理的探索》谈到下班后试图抽离情绪劳动的影响,但是当我们根本无法抽离情绪劳动时,那会发生什么事?当情绪劳动无时无刻跟着我们,也就是当我们无法休息片刻,丢下一切不管时,我们该怎么办?

我们犯错或没做那些「分内工作」时并不会遭到解雇,但我们会因为没达到社会和自己强加在我们身上的期望而感到内疚。我们知道家是我们的领域,因为文化里的一切都告诉我们,那是女性掌控的领域。(有些人认为,女性之所以拒绝放弃对家庭的控制权,是因为家庭仍是她们觉得自己拥有真正权力的唯一地方,我无法假装这个说法没有稍微击中她们的痛处。)我把洗碗的任务交派给先生后,看到碗盘在水槽里堆积起来就不禁恼火。

我之所以恼火,不是因为那件事没人做,而是因为没有马上做,没有照我的标准做。那也让我觉得,家庭运作的每个细节(无论是否在我的掌控中)反映了我身为女性的技巧。

即使我们把一项任务交派出去,我们也很少放手。情绪劳动不会在妳转移责任时结束,会一直持续到任务完成为止。

●摘自有方文化《拒绝失衡的「情绪劳动」:女人停止操心一切,男人开始承担》

〈家庭好时光‧网络征文〉

我为亲爱之人付出的情绪劳动

在家里,是不是永远只有妳发现日用品快用完、永远由妳负责安排家族大小聚会?无暇洗碗晾衣,却得好声好气请托另一半;孩子哭闹或学校家长会,也总是妳排除万难来负责……于此同时,还得控制自己的疲倦与情绪。

这些都是我们为了让家人感到舒适和快乐所做的无偿、无形的「情绪劳动」,却不被家人重视、肯定与了解。妳曾为家人付出哪些情绪劳动?欢迎来稿分享妳的故事。

请在「家庭好时光」部落格「我为亲爱之人付出的情绪劳动」征文案底下留言,请另订标题,文长700字为佳,7/15截止。征文获刊登者除致赠稿酬,前三名另致赠有方文化《拒绝失衡的「情绪劳动」》一书。详情请见:http://blog.udn.com/family123



上一篇:欧洲“解封”或拒美国人“登门”

下一篇:没有了